黑色秋季:过敏性鼻炎差点要了他们的命

09-24 09:36:57 极昼

如何治疗过敏性鼻炎?

文章摘要:

佐君差点滑向死亡。

雷雨季前,他忘记提前用药,哮喘袭来。他整个身体随之抖动,有两次,憋着一口气,上不来,他握着喷雾,对不准,好不容易喷进一点药剂,又呼呼把药喘出来,“比死还难受”,那一次,他差点背过去。

之后,无论走到哪儿,急救药不离手,哪怕睡觉,佐君也会把药放在枕头边,“怕一下喘上来,遭不住。”他是一名过敏性鼻炎患者,生活在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县。

榆林地处毛乌素沙漠南缘,曾饱受风沙肆虐。几十年治沙造林运动,将榆林的林木覆盖率从建国初的0.9%提升到现在的33%,榆林也获赠“塞上绿洲”的美誉。每年7、8、9月,防风固沙的主力军沙蒿进入开花期,花粉随风漫天飞舞。差不多同一时间,佐君等患者开始犯病,轻则鼻塞、眼睛痒、耳朵胀,重则哮喘,常有人睡梦中被憋醒,呼吸困难,威胁生命。他们中很多人被诊断为“蒿属类植物过敏”,于是将矛头指向一丛丛簇拥生长的绿色草本植物、治沙功臣——沙蒿。

被过敏性鼻炎困扰的患者数以万计,分布在广阔的三北地区。为了安稳度过黑色秋季,患者们有的依赖药物,有的成为候鸟,每年南飞,还有的组建自救联盟,抱团取暖。季末,他们在西北一隅,讲述他们的经历、挣扎与自救。

以下是他们的口述:

一边为病友开药,一边打喷嚏

佐君 榆林市神木县药店老板

我2006年就开始了。一到季节,早上起来,打喷嚏,流鼻涕,以为是感冒,去神木县医院看过两次,说是鼻炎,给我用药,吃上不见效。2009年开始严重,半夜两三点睡不着,打喷嚏,已经变成哮喘了。我就去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检查,测过敏源,说是蒿类植物过敏,就知道是过敏性鼻炎了。

现在每年小暑前后,就开始打喷嚏,鼻子痒,一踏出家门,到了户外,就开始流眼泪。站着的时候,鼻涕刷刷地往下流,能连续打三到五十个喷嚏,越打越痒。

到了八月,鼻子就夹住了,不能呼吸,只能用嘴出气,晚上睡觉,经常两三点,会把自己憋醒,睡不着,起来洗洗鼻子,用点药,过一两个小时,四五点再睡。

紧接着9月,户外一打雷,立马开始哮喘。

这几年,我交替吃过六种抗过敏药,用过五种鼻子上的喷剂,有抗过敏的,有激素的。还有哮喘药,眼药水。我本身是学医的,明知道激素对身体有害,但是你必须得用,不用缓解不了。我读中专学中医是在1997年,那时候没有这个病,谁都不懂,老师也没讲过过敏性鼻炎的知识。

我现在在神木县开药店,十五年了,后面住人,前面开店,大概六十多平。除了冬天流感季,7、8、9月是最忙的时候。每年七月,我会提前把三个月的抗过敏药备好,防止脱销。

以前脱销过。2013、14年左右,那时候物流慢,信息闭塞,十几天哮喘高发期,医药公司断货,我们就跟着断货。老患者有备用药,新患者很多不懂,来不及备,买不到,只能让他们去别的药店或医院试试。

到这个季节,有一半的顾客,是过敏性鼻炎患者。最多的时候,一天能来三五十个。年龄最小的才几个月,去医院看完,开了雾化药,来我这里买。

鼻炎患者很好辨认。一进来,看他喘,问是不是过敏性鼻炎哮喘,就说对。还有一部分人拿纸巾堵着鼻子,有的人打完喷嚏眼睛红红的,一眼就能看出来是过敏患者。

尤其是打雷天气。经常半夜两三点,我也难受,睡不着,就有人来药店敲门,或者给我打电话,想买治疗药。我就赶紧跑到前面店铺,给人家取。

犯病的时候,大脑一片麻木,看啥都烦,最好就是一个人待在家里。出门的话,长裤,短袖,再套个防晒服,戴口罩,戴眼镜,避免皮肤跟空气接触。但我这个职业,没办法,每天都要开门市,不可能关着门不让顾客进来,也没法戴口罩,顾客看着不雅观,只能大量用药控制。

尴尬的是,有时候来病人了,我一边为他们开药,一边拿纸擤鼻涕,或者让病人等会儿,我去垃圾桶那儿打喷嚏。连续打二三十个喷嚏,刚拿纸擦了,没等说话,又开始打喷嚏,鼻涕跟水一样直线流下来。声音也变了,说话时鼻子咕噜咕噜响。有些陌生客户不知道我有鼻炎,没等我把药拿出来,人家就走了。还会说,自己都治不好,我还敢找你吗?本来不严重,你给我传染就麻烦了。哭笑不得。

很无奈,但也习惯了。有时候我就让我老婆为患者取药,自己躲一旁打喷嚏。

前几年我加入了鼻炎患者自救联盟群,看到他们在群里问一些用药问题,我知道的,都会帮忙解答。七月主要问的是眼睛痒、流鼻涕、打喷嚏怎么办。八月底到九月,症状加重,问哮喘的多。有时候病友半夜睡不着,就起来,在群里聊聊天,问问病情。我也会科普,比如药品包含“包治”“秘方”二字的,一定别去。没有说明书,吃了立竿见影的,不建议使用。

今年给我的感觉是最轻的一年,可能是花粉正开的时候,两场强降雨,把花粉淹死了。也可能刺激多少年了,自己身体适应了,反而能轻点。我也想过搬家,但没那个经济条件。想想就罢了。

佐君应对过敏性鼻炎的用药

候鸟南飞

李华 教师

我是2014年得的过敏性鼻炎,当时没太当回事儿。直到2015年,生命受到威胁了。

2015年7月中旬,我去榆林一个地方培训,上了一天课,下午回家,晚上全面爆发。眼睛痒,耳朵痒,流鼻涕,打喷嚏,整个没法控制了。刚好孩子暑假,我就带着他去了西安,到了以后,一切都OK了。后来我得回榆林上班,结果各种症状又开始了。实在没法,请假在家,一个多星期,家里窗户全关,不敢开,白天还好,一到晚上就咳嗽,无法入睡,那段时间就是靠着几个枕头,坐着。

这期间,我还试了各种偏方,盐蒸橙子什么的,没吃药,稍微缓解,但不太管用。到了国庆,我就赶紧去西安了。

前两天还好,后来我一个朋友找我,我俩去商场,刚进去,一楼摆的那些香水,引发了我的抗体,我就开始打喷嚏,上二楼就不行了,我的眼睛本来是双眼皮,一下变成三层,另一只眼睛没有双眼皮,直接变成一条缝儿,肿了,呼吸也上不来。

当时也没带药,不知道咋回事儿,我心想我应该完蛋了。后来朋友送我去医院急诊,打了大量的地塞米松,输氧,才抢救过来。医生告诉我,这是喉头水肿,当时喉咙已经没有唾液分泌了。他说,你们陕北那边,好多人过敏,你这个就是。我才知道,因为之前过敏,咳嗽一个多月,身体处于高敏状态,一下就引发了。

回榆林之后,我去连锁药店测过敏源,医生拿一个仪器,在指间缝儿,一个指头一个指头测试,测试完告诉我,蒿类植物过敏。

后来我就害怕了。快要我命了,这不行。从16年开始,每年这几个月,我就出去躲一下。16年在西安,17去了成都,18、19年留在西安。

也考虑了海南。我同学妈妈也过敏,在海南买了房,每年这个时候过去住。我让我老公去看了一圈,能不能在他们小区,要么租,要么买,后来考虑到房价,以及离家太远,就选择去了西安。

但17年9月,我在西安也有症状,喉咙痛,唾液没法咽,说不出话,鼻塞。我就决定走。朋友推荐了成都,说那边气候湿润,我就和我妈妈,找了家酒店,住了一个月。

我妈妈也是过敏性鼻炎患者,九几年,她在工厂上班,工厂周围是荒地,种的就是沙蒿。她还去接受过脱敏治疗,打针,也没用。

但在我自己得病前,我对这个病其实也不了解,我只记得我妈妈常说,气不好出,睡不了觉,只能坐着。我的娃小时候喜欢在床上蹦跳,我妈老说,别让他跳了,要咳嗽。我洗个头发,去我妈妈家里,我妈妈一闻那个味儿,就开始打喷嚏。2008年我姥姥去世,我妈都不能去坟地,因为坟地都有沙蒿。

那个时候我只知道我妈对沙蒿过敏,不知道这个叫过敏性鼻炎,也没意识到有这么严重的后果,直到我自己得上了。

这期间,2016年的时候,我还去了趟重庆。我老公朋友也是鼻炎患者,我们四五家人就约着去。从西安离开时,我喉咙还是不舒服,火车进入四川境内,途经广元那个地点,我的喉咙,一下就松散开来,跟正常人一样了。之前就像有人掐着你一样,很难受,唾液也不能咽。

去年和今年我一直留在西安。之前我们在西安买了个公寓,六七十平米,主要是想让我妈妈躲,她之前离开榆林,到西安,都住亲戚家,觉得不大方便。没想到现在这里成了我的避难所。

现在我也还在西安,没过国庆,实在没勇气回榆林。我们那边医院,到了九月,晚上去抢救的,打吊针的,输液的,都要排队。今年也是,榆林二院一到这个季节,乌央乌央的一群人在那儿排队。我害怕,真的害怕。

那次急救以后,我就对各种异味,香的,臭的,什么味儿都敏感。以前吃石榴不过敏,后来也过敏了,一吃,马上咳嗽,撕拉着哮喘。有一次我炒蒜苔,吃完以后,气来不了,以前不这样。后来我在西安又试吃了一次,结果没事。就很奇怪。

而且我身边这样的患者很多。我舅舅,我表哥,好多同事,朋友,都过敏。我表侄女的小孩,才三岁多一点,也开始咳嗽。我是老师嘛,到了这个季节,上着课,孩子喷嚏、鼻涕打起来,家长就赶紧接他们出去看病。有的一开始不知道是过敏,说我家娃咳嗽呢,一去检查,就知道了。太多了,真的太多了。

我现在就是铁了心,哪怕工作怎么样,也要想尽一切办法请假。我都做好准备,将来不评高级职称了,对我来讲,职称啊,事业啊,所有一切,在健康面前,都没法比。

毛乌素沙漠南缘

自救联盟

何彦兵 榆林市政协委员

在榆林,有条件做“候鸟”的,一百个患者里有一个,没钱的人还是更多。所以我们要提倡科学防护。2014年,我组了一个榆林过敏性鼻炎患者自救联盟。为什么叫自救呢?当时榆林整个医疗环境,对这个病都不是很了解,拿这个当感冒治。一些经济条件好的朋友,外出去北京协和、首都医科大学治疗,才知道这个病叫过敏性鼻炎。我们这些病友,小范围处在一起,想要搞一个科学、合理的防治办法,就组了社群。

当时其实知道,这不是榆林一家的事情,左邻右舍,山西,内蒙,都很严重,是整个三北防护林区域内,因为治沙植物引发的病情。

在一些网络互动中,很多人反映,他自己、身边人,包括家人都有这个病,在各个地方,也有类似于患者自救联盟的社群,就想说,干脆做个三北的志愿服务。

2016年,我们就改名叫三北过敏性鼻炎患者自救联盟了。

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件事。突然冒出来一些人,冒用了榆林过敏性鼻炎患者自救联盟的名字,他们组了好几个群,在群里煽动,我们觉得这个事情不对,就更名了。后来起底,那些人是做网络营销的,是出于商业目的。

当时一些教授、专家,包括政府这块儿,始终遮遮掩掩。我们、包括国内在过敏性疾病研究领域的专家,都已经肯定了,是蒿属类植物。他们还是不愿意承认,每年就一句官话,无法确定。

我们就想,打脸最好的办法,就是用生命来证实一下这个事情。

2015年,我们十几个人,开了四五辆车,去了榆林空港新区附近的沙蒿地。我们带着全套防护用具,长衣长裤,头戴帽子,帽檐拉下来捂住耳朵,戴口罩,眼镜是那种很大的潜水镜,护住七窍。

进去沙蒿地,按顺序露出耳朵,然后是眼睛,最后再把耳鼻露出来。不到十分钟,我感觉哮喘快犯了。另一个病友,皮肤直接出现小红疙瘩。随行还有没得过敏性鼻炎的人,做完实验,也有反应,眼睛痒,鼻子痒,打喷嚏。我们赶紧撤出来,做清洗。

之前,我一直科学防护加合理用药,症状平稳好几年了。那次,直接干得我在床上躺了一个礼拜。后来我们就不敢做了,太冒险。

自救联盟去沙蒿地做“活体实验” 图片来自受访者微博

建群后,我们有自己的管理团队。有人负责甄别病友身份,了解病友情况。有人帮助病友合理用药,科学防护。也有专人负责帮忙甄别假冒伪劣产品。我们还定期邀请北京首都医科大学的专家,在群里做科普讲座。

但也见过很多病友荒谬的偏方。

比如把苍耳子捣碎,弄成粉末,加点油,像吸鼻烟一样。实际上这个东西毒性很大,直接可以导致肝肾衰竭。还有什么身体埋线,像做美容,在皮肤下埋一个长效激素药,等它慢慢渗透。还有拍打疗法,食疗脱敏。各种古怪的都有。

最荒谬的是,有一年,一个家伙,做生意失败,不知道从哪儿捣鼓来二极管,把榆林患者骗惨了,一个个鼻孔里插个发光的二极管,就像小丑一样。

所以我们最恨江湖医生和假冒伪劣产品。

也意识到,单凭民间力量,科普没办法全面覆盖患者。从2015年起,连续四年,我都在政协做提案,呼吁政府重视起来。同时林草局这块儿应该加快替代物种。我们现在去追究这个病怎么形成的已经没有意义了,目前能起到积极作用的,是承认、正视这个问题。政府从整个环保、林草、医疗、社会保障系统,来把这个事情解决掉。

我们没办法离开这里,家在这里,根在这里。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 >>
猜你喜欢
为什么古代贫穷女人喜欢当富贵人家的小妾?因为嫁穷人更惨
梦里蓬山路TB 03-23 09:07:09 7854人点击
嘉兴平湖深夜发生惨烈车祸,一名25岁协警被撞身亡
钱江晚报 03-23 16:27:05 4312人点击
国贫县高考规划师:学生咨询改变命运,家长要求不浪费一分
极昼 9106人点击
郑州“封针”后遗症:有患儿疑被误诊,专家称雪上加霜
极昼 4178人点击
连任两届帕萨特车主 和帕萨特相伴了12年的李先生有话说
一哥谈车 03-27 02:22:08 5492人点击
热门推荐
笑看阿衰:阿衰闹“肚子空城计”难以入睡,金老师献上皮带一条
六方传媒筱映 03-28 20:29:53 8209人点击
丽水这地方生态真好,监控拍摄到了一种食肉动物,像猫……
浙里丽水 03-28 19:45:22 8300人点击
农妇平常只吃咸菜,不拿一分钱看病,去世后遗产6人清点3小时
天下鉴史 7674人点击
植物研习社 | 逛个菜市场、打理社区花园还能出主题明信片?有材的阿里志愿者,就是这么酷酷滴~
Lighteam悦町 03-28 14:15:24 1433人点击
当了9年省会市长的“70后”,升副部
新京报社 3899人点击
返回头条首页 极速头条的内容都由自媒体作者提供,如有侵权联系15993596@qq.com;我们将会最短的时间配合删除。 Copyright 2013-2017 788v.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