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欲爆棚的母亲,对孩子而言究竟有多可怕?

03-26 19:35:47 爱讲故事的林朵

永远的妈妈

早上醒来,我忽然发现自己是个AI机器人。

心中的慌乱只持续了半秒不到,智能系统自动调整,让我弄明白了自己目前的处境。

作为最新批次出厂的AI机器人,我被现在所在的这户人家订购,用以弥补女主人的丧女之痛。所以我的外形和她去年因车祸意外身故的独生女儿一模一样,是个长发及腰的十六岁少女。

正好这时卧室的房门打开了,走进来一位神色肃穆的中年女士。

她看到我坐在床头呆呆地望向她,一丝不苟的神色突然有了松动,随即扑过来紧紧抱着我,贴着我的脸颊淌下了眼泪。

虽然我只有她女儿的外形,没有继承那个小姑娘的完整记忆,但性格和习惯设定与她保持一致,母女之间的亲情感应也还是有的。

于是我本能地回抱着她,叫了一声“妈妈”。

她哭得更厉害了。

我想,她应该是很爱自己的女儿吧。

***

妈妈认真地替我梳了头发,选了衣服。

是线条繁琐的公主头,还有颜色粉嫩的洋装。

衣服勒得有点紧,我不太适应地松了松衣领,妈妈却笑着说这是我最喜欢的衣服,穿起来跟先前一样,像个漂亮的洋娃娃。

原来这就是我喜欢的装扮吗?我将目光从衣橱里更为宽松随意的T恤和牛仔裤收了回来,任由妈妈拉着我的手走出卧室,下楼去了餐厅。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是冰牛奶和蜂蜜松饼,还有一小碟洗好的车厘子。

妈妈将早餐推到我面前,目光中满是关爱:“吃吧,都是你喜欢吃的。”

我的机能设计是可以像普通人类一样正常进食的,既然妈妈这样说了,我便照做。

而这果然是极其美味的一餐,很符合我所沿用的进食习惯,即使身为机器人,我也能体会到这种进食的愉快。

妈妈认真地注视着我把最后一点牛奶喝完,伸手摸了摸我的脸颊,动作很轻柔,让我感觉既亲切又温暖,忍不住偏头蹭了蹭她的手。

她也是高兴的,笑着对我说:“我的好女儿,真乖。”

***

那一天接下来的时间,妈妈一直紧紧拉着我的手,在这栋宽敞豪华的房子里逛来逛去,很耐心地跟我介绍这里的各种东西。

每一件家具,每一件摆饰,她都说是以前按照我的喜好设置的,在我——准确的说是那个去年车祸身故的人类女孩——离开的时间里,她一点也没有变动过。

我没有她亲生女儿的记忆,分辨不出这些物件自己是不是最喜欢,但听她这么说,内心还是涌起一阵自己饱受宠爱的高兴。

特别是当她和我一起坐在客厅沙发上,翻开那本厚厚的相册,指着上面的照片向我说这是我的四岁生日、那是我第一次学会拉小提琴时,我意识到,她真是把有关女儿从小到大的每一件事都记得很牢,丝毫没有忘掉。

而每张照片上,都是妈妈拥抱着我,和我紧紧贴在一起,母女之间密不可分,毫无间隙。

常识系统告诉我,母亲对孩子的亲密程度,能反映这个母亲有多爱自己的孩子。

即使我只是作为她女儿的替代品,她也没有像其他人类一样,把我当成普通的机器人,让我像其他同批次出厂的同伴一样,被人类奴役,辛苦工作。

因为我的任务是当妈妈的女儿。

当女儿是不必干活的,妈妈会温柔和善地照顾我,像对待那个逝去的人类女孩一样,替我打点准备好一切,什么都不用我操心,什么都不让我烦恼。

妈妈没有把我只当做无知无觉的机器人,她是真的爱我。

那我也会同样爱妈妈的。

***

若是硬要说妈妈有什么疏忽,可能就是她有时会忘了,作为最新款的AI机器人,我拥有自由的个人意志,日常也会根据环境做出自己的判断。

所以看到今天妈妈准备的早餐里有芒果时,我迟疑了:“妈妈,对芒果过敏,不能吃这个。”

这是生产商按照那个人类女孩的生理特征给我输入的初始设定,系统指示不会有错。

“你在说什么傻话。”妈妈满是关爱的目光有些沉甸甸地朝我压过来,“这明明是你以前最喜欢吃的水果,很有营养的,来,多吃点。”

我沉默了。

妈妈是为我好的,她不会想害我。

于是我无视了系统给我的指示,拿起芒果吃了起来。

***

事实证明我确实对芒果过敏。

早餐之后,我脸上起了大片疹子,火辣辣的又痒又痛,肚子也很不舒服。

可妈妈好像没注意到我的不适,仍然自顾自地拉着我在沙发上坐着,翻开一本童话书要念给我听。

我不想打扰她的兴致,但身体的难受令我的忍耐力降低了,便出声提醒她,这本书的内容先前已经念过好几遍,我早就记住了。

妈妈不以为然地翻过一页:“没关系,你很喜欢听的。”

我哑然,突然不知道该对妈妈说什么才好了,只能继续忍受着身体不适,耐着性子听妈妈继续一页一页往下念。

说实话,这本童话书是挺不错,可到底是写给小孩子看的,即使是第一次听妈妈念时,里面的故事也并没有多吸引我。

我想,或许原来那个女孩是喜欢的吧。

只是妈妈不知道,我的想法不会跟她完全一样啊。

***

常识系统告诉我,人类个体之间无法做到像人工智能一样充分理解每个指令,需要日常用语言进行沟通。

如果是关系亲密的家人之间有什么误会,就更应该坦诚地交流。

所以在第二次看到早餐里出现芒果时,我鼓起勇气对妈妈说,自己不喜欢吃芒果,会过敏的。

可妈妈就像没听到我说话一样,还在往我的餐碟里添芒果。

我只好硬着头皮把话重复了一遍。

妈妈淡淡笑着:“你原来是很喜欢吃的啊,多吃几次就会习惯了。”

这让我第一次产生了困惑。

妈妈她……是故意不听我讲话的吗?

***

我没有猜错,因为芒果还在我的早餐中出现了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每次都会让我过敏难受好一阵子。

类似的事还有我所厌恶的胡萝卜、芹菜以及羊肉,也总是不停地出现在餐桌上,每次妈妈都会故意夹给我,说这是我喜欢吃的。

可我真的不喜欢。

有些味道,我光是闻着味道就会反胃作呕。

在反复说明无效之后,我开始拒绝吃下那些讨厌的食物,即使是妈妈主动夹给我的菜,我也会把它剩在碗里不吃。

这让一贯温柔的妈妈收起了笑容:“你这孩子,怎么不乖呢?”

我委屈地望着她:“我不喜欢吃这些啊,妈妈。”

妈妈脸色冷了下来:“别闹了,好好吃饭。”

这样的妈妈让我有些畏惧,但我想既然是最亲爱的妈妈,还是该告诉她自己的想法。

系统会告诉我,人类之间如何交流的方法。

***

可系统没有告诉我,人类之间的许多交流不仅无效,反而会把事情弄得更糟糕。

就像妈妈第一次对我发了火,认为我太倔强太任性,吃饭还要故意挑食,一点都不体谅她为我做饭的辛苦劳累。

我想说不是这样的,我很感谢妈妈的照顾,我只是想能换掉自己厌恶的食物而已。可妈妈不给我辩解的机会,她将我关进了卧室,从外面将门上了锁,让我晚饭之前好好反省。

之后我独自躺在床上,心中一片茫然,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反省什么才好。

无聊之中,一种奇异的感觉涌上心头——不是难过,不是郁闷,而是隐约有些欣喜。

这听上去大概很奇怪,按理说我现在在受罚,是不该感到高兴的。可是我却在此时突然意识到,这是我来到这个家以来,第一次有了独处的空间。

是的,自从我来以后,除开必须出门办事的时候,妈妈几乎无时不刻不跟我待在一起,吃饭时一起,睡觉时一起,连洗澡什么的,她也会守在我身边,不让我单独一个人。

她给的理由是我才刚回家,怕我一个人呆着不习惯。

可是我现在明明很习惯啊。

甚至还为自己能有独处的空间而非常愉快。

***

快乐的心情迅速掩盖了先前和妈妈吵架产生的不快,我一会儿得意地在床上打滚儿,一会儿故意将整整齐齐的梳妆台翻得七零八落,感觉非常自在。

再然后,我拆了自己被妈妈扎得很紧的辫子,身上的洋装也脱了,打开衣橱,将那套老早以前就看中的宽松T恤和牛仔裤拿了出来。

实话实说,我当初第一眼看到它们时就很喜欢,可妈妈却总是嫌弃它们,不准我穿。

每天我要穿的衣服,要梳的发型,都必须由妈妈给我选。

现在她暂时管不着我了,我开心地换上T恤和牛仔裤,一脚踩上床,在弹性很好的床铺上蹦蹦跳跳,尽情享受着这完全属于我的宝贵时间。

直到门突然被打开。

我愣住,呆呆地站在床上,看向站在门口的妈妈。

妈妈也看着我,目光先是指向我乱蓬蓬的头发,再往下移,是我一身随意的衣服。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此刻的表情才好,人类丰富的修辞手法,我还掌握得不算太透彻,但直觉系统却在警示我,情况不妙。

虽然她什么都没有说,但那绷得极紧的唇线,还有目光里阴沉的味道,都让我感觉十分不妙。

我哆嗦着从床上下来,怯生生地开口:“妈妈,我……”

她的手却抚上了我的脸颊,触感冰凉:“乖乖,不要穿这些衣服,它们不好。”

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竟然还想再辩解一下:“可是妈妈,我已经长大了,比起你给我选的衣服,我更喜欢这样的衣服……”

下一秒,我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因为妈妈直接拿了剪刀,将我身上的衣服直接扯下来,一点一点地,全部剪成了碎片。

末了还对我温和地笑了笑:“妈妈最懂你了,这些衣服你不喜欢的。”

***

我的房门门锁被卸掉了。

不止如此,连家里洗手间、储物间的门锁也都没了。

“宝贝,我们母女之间不需要有什么隐私。”妈妈一边卸掉那些锁,一边和气地跟我说,还试图来摸我的头。

可我却第一次忍不住退缩了。

在那之后,很多次晚上从梦中醒来,我都会发现妈妈并没有睡觉,而是坐在床边安静地盯着我,一双眼睛在夜色中幽幽发亮。

这令我莫名恐慌。

“孩子,别躲着妈妈。”妈妈将我盖在头上的被子慢慢拉下来,脸贴我很近,声音也就飘在我的耳边,在这寂静的夜晚中显得尤为清晰,“妈妈好爱你。”

直觉系统告诉我,正常的母女关系不该是这样。可是人类母女之间正常的关系,又该是怎样?

我不知道,常识系统没有预置这样的答案,至于我想将自己的知识体系连上网络搜索,也做不到。

因为妈妈一早就关掉了我自己的联网功能,我平时想用手机或者电脑,也都有她在旁边守着,说要帮我把关,怕我学不好。

无奈之下,我只好向妈妈请求,带我出门,让我上学。

因为我从常识系统里知道,人类的青少年都有出去上学和结交朋友的权利,和他人交往联系也是贯穿人类一生的习性。或许我能从对其他人的观察中学习,知道怎样和妈妈相处才更合适。

可惜妈妈没有答应。

她不认为我应该认识外面的人,更不希望我去交到什么朋友。

连我想踏出家门一步,她都不会允许。

“乖女儿啊,你只需要妈妈就够了。”在把家里大门密码锁锁定之后,妈妈紧紧地抱着我,勒得我差点喘不上气。“妈妈也只有你了。”

***

被关在家里的我愈发消沉。

每天只能继续梳复杂的发型,穿死板的衣服,听妈妈念无聊的童书。

我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注视之下,餐桌上我厌恶的食物也从来没有断过,不管我如何表达抗议,妈妈总是会若无其事地又将它们做好端上餐桌,配上惯常的话语。

“乖女儿,这是你喜欢吃的。”

她说这话时,脸上坦然的笑容让我觉得,或许她真是这么相信的,并且会把我的所有意见自动屏蔽。

这样的日子再持续久一点,我简直快要憋疯了。

没错,哪怕我是个机器人,也是个有自由意志的AI机器人,被赋予了不逊于人类的思维和感性,忍受不了遭这种罪。

我渴望接触外面的世界,我想要自由的生活。

“唉。”我蜷在卧室窗台边,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感觉随风飞舞的雨点都比我要过得更自在些。

就在这时,一声“喵呜”引起了我的注意。

定睛一看,是只毛茸茸湿哒哒的小动物,蜷在窗台外的屋檐下,因为寒冷而可怜兮兮地缩成一团。

常识系统告诉我这是只小猫咪。

真的很小,应该还没完全长大。这栋房子处于荒野,周围没有别的人家,也不知道它这么小,是从哪里跑来的。不过我知道它应该是冻坏了,四个小爪子紧紧抱着我的手臂,试图从中汲取一点温暖。

“啊,小可怜。”我将它小心地抱在怀里,一边怜惜它的弱小无助,一边庆幸还好今天妈妈出门办事,不会发现它。“你没有妈妈照顾你吗?”

说完这句话,我自己又苦笑了下,拿出毛巾给它擦干浑身的雨水。

“真不知道,我和你谁更可怜一点。”

***

我给小猫取名叫远远。

因为它来自很遥远的外面,是我触不到的所在。

雨停之后,我喂小猫吃了点东西,看它恢复了精神,便又将它放回窗台外。

“对不起,我不能收留你。”我对小猫道歉。“妈妈不会允许你留下,你也赶快离开吧,外面还自在一点。”

小猫咪很通人性,仰着头对我喵喵两声,似乎是在道谢和表示理解,然后便敏捷地窜上屋外的花架跑远了。只有我还一直羡慕地望了很久,只恨自己不能跟它一起离开。

没想到后来它又时不时跑回来,扒在卧室的窗台外,“喵喵”地唤我,想让我陪它玩。

更准确的说,我觉得它是特意过来陪我玩的。

因为它有时会从不知哪里叼来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像是一条小鱼,一个小玩具,又或者是一片颜色漂亮的落叶之类的,很兴奋地递到我手上,尾巴得意地摇啊摇。

我不懂猫语,但我猜它是在说,这是外面世界的好东西,你出不去,我就把它们带来给你。

有时妈妈正好在家,我暂时无法脱身,没法去卧室窗台跟它会合,它也一点儿都不在意,就拿沾了泥巴的小爪子在窗台上悄悄按两个爪印。

好像是在安慰我,说没关系,这回不凑巧,下次我再来看你。

这样的善意,真的让我很感激。

***

若是小猫来的时候,妈妈又正好有事外出,那一天就是我最开心的日子。

因为可以尽情和它一起玩耍,分享自己平时偷藏的食物给它,还能撸猫撸个够。

不得不说,远远脾气非常好,比它的皮毛手感还要好,无论我怎么撸它的毛,从来不反抗。

若是有时遇到我刚和妈妈吵完架,它也会察觉到我的情绪低落,主动过来扒着我蹭来蹭去,仿佛是在安慰我:“不要难过啊,有我陪着你。”

就这样,我亲眼见证远远一点点从小猫咪长成大猫咪,和我的关系也越来越亲近。

虽然我们每次都有要隔一段时间才能见面,互相语言也不通,但我们互相尊重,互相关心,说是最好的朋友也不为过。

和猫交朋友?我不确定人类是否会这样做,会不会觉得这样很奇怪。

但没关系,我不用完全遵守他们的规则。

反正我自己也不是人类啊。

***

这是今年夏天最猛烈的一场雷雨。

看着窗外的电闪雷鸣,我不禁为远远感到担心,不知道它有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避雨。

就在我忧虑之时,一道闪电击中了附近的电线,整栋屋子都断了电,漆黑一片。

没有锁的房门也在这时正好被打开。

我有些僵硬地扭头,看见黑洞洞的门口有一个人的轮廓。

下一秒,窗外又是闪电惊起,剧烈的白光让我看清那是妈妈,双手和衣衫上都染着血的妈妈。

还有她手中拎着的,是一只猫的尸体。

眼泪瞬间涌了上来,我癫狂地冲了过去,从妈妈手中夺过猫的尸体。

它好冷,还浑身沾着雨水,就像我第一次遇到远远时一样。可是这次无论我怎么把它捂在怀里,都捂不热了。

我跪在地板上,抱着死去的远远,失声痛哭。妈妈却是很平静地靠坐在我身边,伸手替我把额间一缕乱发拂到耳后:“宝贝,你头发乱了,妈妈帮你重新梳一下吧?”

我愤怒地打开她的手:“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杀死远远!”

“因为它不是一只好猫。”妈妈轻笑道,“我抓住它时,它还想把你房间的监控线路咬断呢。”

我的后脊登时腾起一股森森寒意。

原来,妈妈在我卧室里装了监控,即使她出门的时候,也能看见我的一举一动。

连番的震惊与痛苦让我的运算中枢过了栽,我无力再去思考更多,更无力忍耐更多,只是抱着远远哭得稀里哗啦。

“妈妈,我连一只猫都不能有吗?!”

“不能。”

“为什么?!”

“因为你不喜欢猫的。”

“我喜欢的!”

“你不喜欢的,我是你妈妈,我当然最懂你了。”

“你根本不懂!你只是想让我完全受你控制,做你喜欢的事情罢了!”我彻底失了控,将过往的怨气歇斯底里地吼了出来。“我讨厌芒果,我讨厌那些浮夸的洋装,我想养猫,我想出去,我想要交朋友啊!”

不会有反馈的喊话让我内心悲痛与愤怒愈甚,最后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脑子一片混乱,什么都不想再说,什么也不想再做。

此时妈妈却开始不紧不慢地替我梳着头发,表情很是愉快,到后面居然笑了起来。

她说:“你和我死去的女儿真的好像,妈妈好喜欢你啊。”

我蓦然止住哭泣,愣愣地看着她。

而妈妈用力将我的头发扯得很紧,幽幽的笑容浮在脸上:“你大哭着说讨厌芒果,讨厌那些浮夸的洋装,想养猫,想出去,想要交朋友的样子,真的和她一模一样呢,哈哈。”

***

我在雨中的密林拼命奔跑。

虽然我是妈妈购买的AI机器人,但我也有我的自由意志,妈妈无所不在的强烈控制,已经令我感到窒息。今天晚上,我必须趁着这场暴雨逃出去。

而妈妈在身后穷追不舍。

仅仅是回头一瞥,她的神色与姿态便令我心惊胆战。

与其说是焦急的母亲想要寻回离家出走的女儿,倒不如说是饥饿的猛兽,正在抓捕它中意的猎物。

我好害怕。

谁来救救我吧。

又是一道闪电落下,我隐约看见前方山坡下似乎有一条公路,有汽车在上面行驶。

常识系统告诉我这时候该找别的人求援,身后越来越近的妈妈也令我恐惧。于是我顾不得周围的荆棘树杈,手脚并用地爬上山坡,然后又死命地往山坡下的路上冲。

只要我能冲到路上,拦下一辆车,求车里的人帮忙,我就可以逃离妈妈的掌控。

我终于可以获得自由了……

***

一道惊天巨雷从天而降。

轰隆隆的巨响掩盖住了风雨飘摇,车辆鸣响。

同时也将我从山坡上翻滚下来,止不住地滚到路中央,然后被一辆疾驰而过的车辆撞飞的声响遮掩住了。

我虽然是最先进的AI机器人,但我的身体并不比普通人类更强壮。

这样猛烈的壮烈,足够将我的内部构造统统毁坏。

我活不了了。

硕大的雨点还在接连不断地砸在我身上,脸上,绝情又冰凉。在逐渐模糊的视线中,我看到妈妈一步步朝我走近,停在半米远的地方,拿出了手机。

而我听见最后的声音,是她在跟生产AI机器人的厂商说:“下次还是给我换个不那么智能的AI机器人吧,是,不用复制我女儿的记忆,自我思考能力的模块也去掉吧,对对,不需要什么自我思考的能力,我只需要她乖,要听话……”

END

碎碎念:哎呀,我为什么会写这么阴暗的故事呢,一定是最近压力太大……

如果你喜欢我写的故事,就请帮我点个“在看”吧!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 >>
猜你喜欢
“以后再偷玩手机,你就去死吧”,妈妈话语未落,孩子从5楼跳下
尼莫妈妈 1873人点击
手掌打印机,专为孩子错题设计,咕咕机推出新品,网友:孩子很慌
科技攻略 7125人点击
怀孕16周孕妇有什么感觉
怀孕网 9783人点击
父母颜值高的是什么体验? 儿子: 被误认是女友, 高兴又心酸
琳妹说育儿 03-29 08:44:26 8816人点击
“为了孩子,我在丈母娘家住了八年,妈妈却怪我不孝,男人也好难”
小屁孩儿 1497人点击
热门推荐
他凭借楷行草三体同入12届国展,网友:书法界最靓的仔,实力所致
风水摆布第一人 03-30 04:09:17 4312人点击
异性之间,有一种感情,不是夫妻却胜似夫妻
咷气社会 3246人点击
未婚先孕,则感情风险加大
福缘居士命理 5241人点击
中国版“N号房”曝光,800万人集体围观儿童性侵:恶魔就在身边,从未走远!
她刊 6833人点击
西班牙疫情蔓延祸首:三八节照搞十万人大游行;数千市民状告首相
南方都市报 5782人点击
返回头条首页 极速头条的内容都由自媒体作者提供,如有侵权联系15993596@qq.com;我们将会最短的时间配合删除。 Copyright 2013-2017 788v.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