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答:为何历史上伊斯兰教能立足西北而基督教不能|文史宴

02-26 12:58:50 文史宴

本文是为回答用户的提问而撰写。在大家的刻板印象中,可能对基督教的范围理解得过于狭窄,对于历史上的东方景教教会可能了解不多,所以基督教在中国历史上的影响比大家印象中要大。伊斯兰教直到明朝,才因为国际上的诸多大事件而在内陆亚洲战胜基督教,立足于西北地区。这其中的种种纠葛,这篇雄文都会剖析清楚。希望提问的用户能够满意。

犍陀罗艺术中阿波罗式的佛祖

然而,随着希腊化的退潮,加上波斯地区本土化的政权安息、萨珊两帝国武功也颇为强盛,祆教又重新占据了上风。不过,此时我国西北地区还是佛教占据上风的,因为佛教僧侣及信徒们也在维持着西北通往帕米尔高原及印度次大陆的商旅贸易。

另一方面,由于南北朝时代,我国北方的北魏-西魏-北周这一系列政权,直到后来的隋唐,也需要波斯方面输入的冶金技术以及其他用来炫耀性消费的商品,波斯祆教在西北及中原地区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大名鼎鼎的萨保府,就是管理信奉祆教的粟特人及波斯人的机构,也是南北朝后期到隋唐,中原地区招商引资的一大助力。

在隋唐时代,跟随祆教一起进入中原的,也包括在东罗马因被视为异端而受到打击,故而被萨珊波斯政权加以发展利用的一大基督教支派——东方亚述教会。

“景教”在唐朝,也属于官方认可的“三夷教”之一。“三夷教”,即祆教、景教和明教。

三者当中,祆教主要倚仗于波斯、粟特商人的势力,萨珊波斯政权被阿拉伯帝国消灭以后,在西亚,祆教受到了伊斯兰教的极大打击,不少信徒被迫逃亡至印度,或追随卑路斯王子逃亡至唐朝。祆教一直是“三夷教”中势力最大的一支,安禄山的母亲阿史德氏,就是一名祆教的女祭司。安禄山造反,也拉拢了不少“杂胡”中的祆教信徒参与。

景教的信徒,则有教士伊斯跟随郭子仪平叛,他本人也被唐肃宗赐以“紫衣袈裟”,对于唐廷,名声要好一点点。相比之下,祆教内部则有严格的种姓制度,以及令中原人所不齿的“以姊妹为妻妾”的风俗,更被人厌恶一些。

但伴随着“安史之乱”的,还有整个河西陇右地区陷入吐蕃的变故,使得唐廷的财政收入开始主要仰仗于依靠运河运来的东南财赋资源,陆上“丝绸之路”的价值,被大大弱化了。

这使得“三夷教”与其总部的联络,日渐减少。景教在中原地区,也不得不采用了佛教化的术语来包装自己,如称耶稣为“景通法王”,耶稣的十二使徒,以及《旧约》中的各路先知,也被以“法王”称之。这也使得景教渐渐失去了自身的特色,加上缺少外面的人力及财力支援,早在唐武宗发动“会昌法难”以前,就已经衰落了下去。不过,在吐蕃羁縻控制的高昌等原唐朝安西都护府地区,景教信徒依然与巴格达的总部联络紧密,生存得不错。

铁木真的义父王汗是基督徒

辽金易代的战争当中,漠北诸部未能被金人全部争取过来,他们多数都在两边来回摇摆,克烈部也有不少人跟随耶律大石一路西征,这一拨人,在中亚地区又光大了景教的影响。信奉佛教的大石林牙,更是在喀喇汗国灭佛以后,在西域地区恢复了佛教的存在。

此外,由于大石本人对多种宗教都持宽容态度,所以景教徒与穆斯林也分别脑补他信仰了耶稣/胡大。耶律大石也曾想过东征金国,复兴辽朝故地。1134年夏,他派手下大将萧斡里剌率军七万出征,因牛马多死被迫撤回。

蒙哥、忽必烈、旭烈兀、阿里不哥之母

唆鲁禾帖尼是基督徒

这里也要谈及一下欧洲人对于蒙古的认知了,在蒙古崛起以前,欧洲人怀着对被穆斯林占据的“圣地”的宗教热情,以及对东方财富的渴望还有为东罗马帝国解困的需求,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十字军东征”,还在这片曾被异教徒占据的土地上建立了一系列十字军国家,号称“拉丁东方”。

毕竟此时东方在物质与精神文化方面还是要超越西欧的,有的拉丁东方贵族,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被阿拉伯人给同化了,他们有的人甚至爱上了清真饮食。在1187年,埃及苏丹萨拉丁在哈丁之战中击败了十字军国家,夺回了耶路撒冷,虽然萨拉丁依然允许欧洲基督徒赴耶路撒冷朝拜,但同时的拉丁东方诸国也确实陷入了困境之中,随之而来的欧洲人的复仇行动——第三次十字军东征也草草收场。

不过欧洲人总是需要希望的,有关于东方的“祭司王约翰”的传说就开始时流行起来。

其实,有关“东方祭司王约翰”的传说,是早在12世纪初就出现了的,当时,有一位前往罗马朝圣的印度基督徒,对人讲起有位来自东方的“祭司王约翰”,也在打击异教徒的势力。后来这个传说传播得越来越广,使得很多欧洲人也相信,“祭司王约翰”是十字军可以利用的盟友。

实质上,“祭司王约翰”这个人物的原型,大抵是耶律大石以及一些草原景教部落首领形象的大杂烩。在窝阔台时代的第二次西征当中,欧洲的基督徒真的接触到了来自东方的军事力量,也见识到了蒙古人当中的基督徒。但是,蒙古人对罗斯诸国的军事破坏,确实令人难以忘怀,这也让蒙古人获得了“上帝之鞭”的外号,毕竟蒙古大军的主体对于西方基督徒而言还是异教徒。

但是由于当中基督徒的存在,也让罗马教廷看到了传教至蒙古,并使其基督化的可能。于是罗马就派出了柏朗嘉宾的使团。后来,在蒙哥时代,教廷还派出了由鲁布鲁克领衔,意在向东方传教的使团。

这个使团一路上倒也遇到了一些对基督教有兴趣的突厥人以及蒙古人,其中有突厥人提出一点担忧,就是他转信耶稣以后,就不能喝“鲁迷思”了。

事实上,基督教并不禁酒,但是略有控制饮酒洁净生活的观念,像鲁布鲁克自己,一路上就很喜欢喝“鲁迷思”这种有草原民族的特色玩意儿。倒是同时的穆斯林,由于遭遇了蒙古人的重创, 原先的关于禁酒的种种要求,反而变得严格了。穆斯林为了寻求精神刺激,就把嗜好转向了鸦片与咖啡。可见信息的不透明,也是造成基督教没能在内亚得到广泛传播的一大原因。

鲁布鲁克的使团抵达蒙古汗廷以后,也观察到了景教教士的生活状态,发现他们的一般社会角色,就是担当各种仪式典礼的主持人,或者是作为文书记录重大事宜。这种角色,实质上反而接近于“儒”之本意,就是各种典礼的主持人及典章制度的保管者。

此外,鲁布鲁克还发现他们对《圣经》中的一些内容也较为生疏,同时代的欧洲教士们在主持典礼的时候,也保留了不少旧有的异教特色,识字率也谈不上很高,但大抵上还保存了不少欧洲古典时代希腊罗马的许多知识,而景教的教士在这方面作用就十分有限了。

蒙古人逐渐意识到了穆斯林是他们西方的主体,而且他们的商旅也能带来更多的财货,所以在蒙古的第一个都城哈拉和林,也设有清真寺。甚至,“四帝之母”唆鲁禾帖尼还同时捐资建立基督教教堂与清真寺。

真正促进了蒙古人与基督教交流的,还是由旭烈兀担当主帅的第三次西征。旭烈兀其人,是蒙哥与忽必烈的弟弟,他也受到了蒙哥时代逐渐升温的喇嘛教的影响,成了一名佛教信徒,不过他的正室夫人是一名基督徒,即王汗的孙女脱古思,此女本被许配给旭烈兀的父亲拖雷为妾,但未过门拖雷就已病卒,所以按照草原民族收继婚的习俗,就成了旭烈兀的妻室。

旭烈兀西征大军的主力,也是信奉基督教的乃蛮人、亚美尼亚人与阿速人。大军中还附带有流动教堂,供各路基督徒做礼拜。

在这次西征以前的两河流域,哈里发已经沦为了花剌子模军阀幕府的傀儡,而阿拉伯人民也因为西有十字军,东有蒙古人,产生了不安情绪,穆斯林平民普遍把怒火转向了基督徒,原先的宗教宽容此时消亡了不少。

旭烈兀战胜了阿拉伯人的同时,还扫平了先前曾经谋刺蒙哥的一个危险组织——阿萨辛派。此教派也是当时穆斯林军阀们争权夺利的一大助力,甚至还派使者去欧洲游说各路君主号召他们抵制蒙古入侵。教派的总部在波斯东部山区之中,历代领袖都靠美女、鸦片与大麻麻醉年轻人,营造出“天堂”的气氛,鼓励他们奋不顾身当刺客。

旭烈兀占领巴格达以后,虽然下令把末代哈里发关在一个满是金银财宝的小屋子里活活饿死,他还下令把哈里发的一处宫殿赐给了景教的主教。但旭烈兀也在坚持自己的佛教信仰,还给两河流域地区带回了已经消失了近一千年的佛教僧侣。

在接续的西征途中,传来了蒙哥汗毙命于钓鱼城的消息,旭烈兀回去奔丧,于是军心动摇,最前锋的西征军,在乃蛮人怯的不花的率领下,在艾因贾鲁被埃及马穆鲁克军团击败。

旭烈兀在东方的忽必烈和阿里不哥的纷争中支持忽必烈一方,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他北面术赤系的钦察汗国的可汗已经开始信奉伊斯兰教,也收了埃及人的好处,在高加索山地区与旭烈兀起了纷争,旭烈兀留在漠北大本营的儿子出木哈儿则支持阿里不哥一方。

事实上旭烈兀征讨已经有了强弩之末的意味,倘若蒙哥不早死,那么顶多也就是他跟今黎巴嫩一带残存的十字军国家合作,让他们夺回耶路撒冷,要是进一步再进军埃及或深入欧洲,怕是不可能了。旭烈兀与脱古思夫妻离世以后,还被当地的基督徒称为“又一位君士坦丁,又一位海伦”。

赵敏的爸爸也是基督徒

真正令元朝西北地区穆斯林人口暴涨的,却是一次失败的叛乱,发动者是元安西王阿难答他的人名出自梵语,意为“喜庆”,可他本人却从小被一户穆斯林家庭收养,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也使得他对《古兰经》了如指掌,长大继承爵位以后,还带着麾下十五万大军归信了真主。

元成宗笃信佛教,认为他背叛“祖宗之道”,将其拘捕下狱,迫令归信佛教。阿难答与之进行了激烈的辩论,并以他的兄长合赞汗改信伊斯兰教的先例替自己辩护,元成宗鉴于他领地广阔,属下军队与居民大都信仰伊斯兰教,就把他放了回去,然而,成宗于大德十一年病逝后,阿难答却意欲夺取帝位,不过还是失败被处死,击败他的主力,还是主要由基督徒组成的“阿速军”。

法国国王与帖木儿帝国的神助攻

5

在元朝在中原的末代皇帝惠宗即位之初,皇帝还曾经派遣使者去阿维尼翁教廷,请求再派一位主教过来,教廷也确实派来了新的主教,即马黎诺里,这一访元使团当中,还有四名教士佐助主教,这批使者还带来一头欧洲的良马,引起了朝廷的轰动,惠宗还令人把这匹骏马画下来。

马黎诺里在元朝的宫廷住了四年之久, 备受尊敬,丰衣足食。因当时政局不稳,马黎诺里于1346年决定离开上都 ,经杭州、宁波, 自泉州航海路经印度返回欧洲,于1353 年回到阿维尼翁复命,次年 5 月 12 日被委任为皮西尼亚尼 主教。

但是,此时的教廷,正处在法国朝廷控制下的“阿维尼翁之囚”时期,教廷的很多行为,也被不少天主教邦国所抵制,话语权不强,因此,传教人力也很是有限。

一切文明的终结者

朱元璋

在西北地区,穆斯林群体是维持与境外各路突厥化的蒙古邦国的主要商业群体,所以依然活得很好。至于曾在中亚西亚盛行一时的景教势力,则在“跛子”帖木儿崛起后被扫荡一空,连景教的宗主教都被迫躲到叙利亚山区避难。

事实上,西北地区与中原地区的伊斯兰教势力,在明朝也曾有过断绝的可能性,直到嘉靖年间,才有人从中亚带了全本《古兰经》回来,稍稍得以复兴。同时东南沿海地区的原色目人家族,则是已经被同化到只有给祖宗上坟的时候不能放猪肉的地步了。

元朝基督教的遗存也有一二表现,永乐时曾有人见长城外有蒙古人举十字架而行,可是,也先这股蒙古人当中的异类崛起以后,蒙古内部也内战不止,原先的伊斯兰教、佛教、基督教遗存,基本上全被扫光了。

在中原地区,到了明中后期耶稣会教士前来传教的时候,也曾经访查到过一些元朝遗存的天主教家族,不过这些家族,在当时也被视为是里通鞑子的汉奸。

在明末至清初,伊斯兰教在原有色目人当中有所复兴。阿訇们也在做援儒入回的工作,此外,西北的回民,还发明了一种“小儿经”,即用阿拉伯字母充当拼音,教小孩子学习汉字。这种风气的影响遗存,便是今日河南山东一带常见的斗拱式建筑清真寺,以及一些通儒学的老派回民。

总之,由于外部环境外援减弱,以及内部环境上基督教群体未能做好本土化工作,在元代还存在又不同教派的争执以及未能像穆斯林群体一样在财政方面获得要冲职位,所以,在近代西方列强入侵以前,基督教的势力,无论在西北,还是在整个中原王朝的控制范围内,都没有超过伊斯兰教。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 >>
猜你喜欢
西北军悍将池峰城,台儿庄大战日军九天九夜,亲自率领大刀队反攻
冷兵器研究院 03-27 23:22:49 8002人点击
何为逻辑经验主义?我们为何要学习和认识逻辑经验主义?
哲学诗画 03-28 15:42:37 2778人点击
中国建筑工艺最精美的3座古塔,千年屹立不倒,浮雕细节令人震撼
路灯摄影 03-28 16:13:59 1726人点击
文本·博物·社会:《茶经》的知识生成史
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 03-28 18:53:26 4693人点击
“立国之战”的抗美援朝,我们都得到了些什么?真是超乎想象
小时说话 2530人点击
热门推荐
韭菜和此物一起少,养肝护肝,排肠毒,常吃身体越来越好,贼美味
雷霆文化 03-28 20:01:06 6671人点击
当主人测试家里萨摩耶更喜欢谁的时候,萨摩耶的举动气哭男主人
云说社会 8991人点击
秀宅舞、逛展览、拜名师,12小时“云游”开启市民文化节
新闻晨报 03-28 16:52:36 4453人点击
小品石组合,是大自然的馈赠与人们的创意碰撞出灵感的火花!
豆果知识 03-28 16:50:20 3509人点击
不交保护费不行!特朗普这一招绝了,3万美军竟赖着不走了
国际鲜闻 03-28 16:30:27 2293人点击
返回头条首页 极速头条的内容都由自媒体作者提供,如有侵权联系15993596@qq.com;我们将会最短的时间配合删除。 Copyright 2013-2017 788v.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