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散户29年投资史话:从“火啥买啥”到价值投资

09-12 16:32:44 时代财经

有这样一群“小人物”——

他们可能是商人、医生、律师、学生、工人、街边小贩……

他们既是中国股市独特的风景线,也是推动中国股市发展的重要力量。

在资本市场的大船上,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中国散户。

广义来说,散户即在股票市场中的个人投资者。根据中国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有限责任公司发布的《全国股票市场投资者状况调查报告》显示,到2018年8月底,全国股票投资者数量1.42亿,其中自然人投资者占比99.77%。这样高的散户比例,在欧美市场乃至全球市场,都是难以想象的。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证券市场从“星星之火”发展到如今沪深两市拥有近3700家上市公司、超过60万亿元人民币的总市值,且已推出科创板及试行注册制,发展势如燎原。在这其中,散户的身影从未缺席。

今日,我们不谈叱咤风云的股票大户,也不论翻云覆雨的金融机构,只关注像你我一样的普通人在资本市场的浮沉史。从粗放再到有序、理智,随着中国证券市场的发展,他们的投资心态和策略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破土:做生意还是买股票?

1990年,沪深交易所成立,中国证券市场正式进入启动阶段。

实际上,公司发行股票可追溯到更早时间。上世纪80年代初期,中国证券市场活动仅局限于国库券的发行和分销。1984年7月,北京天桥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飞乐音响股份有限公司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向社会公开发行股票。两年后,上海便已建立了第一个证券柜台交易点。

直到1988年,杨怀定买卖国库券赚取了人生“第一桶金”——800元,顶得上他当年一年的工资,人们开始意识到,原来买卖国库券也能赚钱。1990年,杨怀定转投股市,买入“电真空”股票,净赚150多万,“杨百万”声名鹊起,被誉为“中国第一股民”。

除“电真空”外,1990年,上海市场上还有延中实业、飞乐音响、爱使电子、申华电工、飞乐股份、豫园商场、凤凰化工等8只股票进行交易,史称“老八股”。深圳也有“老五股”,分别是深发展、深万科、深金田、深安达以及深原野。

上交所开业庆典

上交所成立之初,将股票涨跌幅限制为5%。但是为了抑制投机,上交所开业两周内,涨跌幅从5%调到了0.5%,次年涨跌幅再调到1%,但交投仍然清淡。

1992年5月21日,沪市全面放开股价实行自由竞价交易,当日上证指数从616点涨到了1266点,涨幅高达105%,并在随后两天迎来狂飙,“一夜暴富”似乎成为了现实。

对财富的渴求马上传导到深圳。1992年8月10日,“1992股票认购证”第四次摇号,预发认购表500万张,每人凭身份证可购表1张。全国各路人马早早来到深圳等待,但不到半天的时间,抽签表全部售完,几千名未买到抽签表的股民怒火大烧,打出“反腐败”和“要求公正”的标语。随后,相关部门介入调查,清查出内部截留私买的抽签表超过10万张,涉及金融系统干部、职工4180人。

在中国证券史上,这一系列事件被冠以“深圳810事件”。这是中国证券市场一个重要转折点——预示着股票已经激发了社会一部分的热情,并直接推动了国务院证券委员会的诞生。

然而,对于当时大多数人来说,“股票”仍然只是一个遥远的名词,更多的人还在挣扎:要不要做买卖?是固守铁饭碗还是下海闯荡未知的未来?

初生:“看到哪个火买哪个”

1994年,老林28岁,在广东湛江一家企业工作。这一年,在一个同事兼朋友的影响下,老林成为一名股民。

此前,他偶有听闻股市的神奇与残酷,但他想得也挺透彻:以前上证指数在景气时可以超过1000点,深证成指可以超过3000点,股票也没有涨跌幅限制。只要敢进去,就会有机会。

为了开设股票账户,老林花了一番功夫。他先跑去中国证券登记公司办了一张股东代码卡,再拿着身份证和股东代码卡去证券公司办理手续,才算开户成功。幸好当时湛江市的股民数量少,办手续没排队。

当时炒股还是个“体力活”,看盘必须要到证券公司营业部。广发证券营业部就是老林和他的股友们当时的根据地。

“那时候营业部的条件特别差,很简陋,主要就是长条凳和一个大屏幕。那个屏幕还在室外,当时一些老人家股友还说要搭个棚,夏天搞个风扇来吹吹。”老林笑着说。此外,还有5、6个小电视机般的显示屏。股票信息就在这些大大小小的显示屏里滚动播放。股票信息也很简单,每行都是一只股票的名称、代码、股价等,字也很小,老林“用尽眼力”也很难看清。

老林经常和几个股友一起看盘。他们相互之间不知道名字,但都知道彼此持有的股票。如果有时候因为工作忙,大家上午去不了看盘,中午都一定会去营业部“报到”。老林和股友们就蹲在小屏幕前面盯着。页面翻到自己买的那只股票,如果涨了,大家就会兴奋地指着和身边的人报喜。看到大概两三点,大家才意犹未尽地收拾东西回去。

老林买入了他人生中第一只股票——甬中元,这是宁波第一只上市的股票,前身是宁波机床总厂,创建于1965年,改制后成为宁波中元机械钢管股份有限实业公司。

“当时我根本就不知道这只股票是干嘛的”,老林回忆,“决定买的原因很简单,它的名字还挺顺眼的。”

老林买入甬中元时,股价约为10元,买完当天股价就跌了5毛,第二天涨了1块,他开始考虑卖掉套现。“当时没有人带,资金量也少,我就是大概了解下价位和名字就买了,没有考虑风险、盈亏的问题。很多股民看到哪个票火就买哪个。”老林说。

对于老林这样的普通散户,最大的获取信息渠道就是报纸。“周末的时候,做报纸生意的人会从广州运一些像中国证券报、证券时报等的报纸,炒股的人都会聚到市中心去买。”他记得,报刊亭周围都是边看报纸边讨论的人。这些报纸每周都会有个股分析或者财经政策解读,这是老林最为看重的内容。

老林还会经常和股友们交流炒股心得。他的股友年龄跨度很大,以40岁以下的年轻人为主,但也有一些50、60岁的老人家。交流过程中,一些“野生”的股评“大V”出现在营业部的“舞台”上。资深的、水平较高的股友会总结盘面或者个股,还可能会推荐股票。如果他们能够说服大家,就会得到大家的尊重。这是一个热切、快活、积极的空间。

如果把此刻的镜头拉远、拉长,会看到一个波涛汹涌的市场。彼时,没有涨跌幅和交易限制,再加上“黑天鹅”事件频发,追涨杀跌的投机气氛浓重,上证指数在1992年5月首度站上千点大关之后,震荡严重,大起大落。

为了防范风险,1995年,沪深两市的A股又由T+0回转交易方式改回了T+1交收制度。1996年12月16日,沪深交易所宣布股市恢复价格涨跌幅限制,这一额度设置为10%,对挂牌上市特别处理的股票涨跌幅度限制为5%。这些措施被一直沿用至今。

1996年,在广州的老何也开设了股票账户,买的第一只股票是深发展。老何的几个同事每天都在单位眉飞色舞地讨论股票,他按捺不住也跃入股海。

整个90年代,社会对股市的关注度渐渐升温,众多与股票相关的电视、电台节目及报纸纷纷出现,股评家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在社会上起到了极大的股市普及作用。1997年,一代人的“青春”记忆——电视剧《花季雨季》上映,一个不看重文化成绩、一心炒股的高中生角色横空出世,引爆了社会热议,也反映了社会对股票的兴奋。

《花季雨季》剧照,因年代久远,图片已经很模糊了。

据老何回忆,他进入股市时,身边的朋友、亲戚基本上都知道股市这一事物。他和大家谈起股市时,大家也能插上一两句话。但更多的人因为担忧风险,还是敬而远之。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但A股未受太大影响。同年,上证指数站稳“四位数”大关。

成长:价值投资才是真

1999年,老林从湛江来到了深圳,他从此看到了一个更广阔的世界,这也包括股票的世界。

随着中国接入互联网,股票软件平台纷纷出现,老林最大的感受是:“看盘方便多了”。他再也不需要守在营业厅,只要在家里用电脑、电视都可以看股票,而且也能看到更全面的信息。“连财务报表都能看,公司业务、行业情况都能一目了然。如果你愿意做‘功课’,真的能够把握比较全面的信息。”这边厢,广州的老何也在这段时间加大了对股市的投入,因为“手上的钱多了”。

很多人交流股票的地方,从营业厅转移到了线上。聊天室、论坛、博客,股市交流随处可见。1999年,天涯社区已经开办了股票论坛,人气十足。

进入21世纪,大盘又迎几度起落。上证指数经历了2005年998点的“历史大底”,又上冲到2007年6124点的“历史巅峰”,一年后由于全球金融危机下滑到1664点,再经几番曲折到2015年的5178点,然后回调、沉寂,后又爆发了今年的“春季躁动行情”。一大批绩优股、白马股获得市场资金青睐,股价持续上涨,茅台甚至升到了千元以上。

在漫长而又曲折的历史进程中,散户们的投资心态和策略也发生了蜕变。老林和他的儿子小林是其中一个非常明显例子。

2015年,小林开始入市。他当时在读大学,学的是会计专业,有几个玩的很好的同学也先后入市,他们读的全是财会专业。但是,他们的投资策略基本上都是追热点。

小林回忆,他当时和老林最喜欢买的是科技小盘股,“当时涨势最厉害就是这些票,资金量又多,一下子股价就上来了。”而他的同学小飞,买的第一只股票是冀东水泥,属于当时热门板块,但因为个股分化,收益并不很好。

但是,在2015年,经历了大盘几次深度调整后,他们变得很谨慎。老林回忆以前听过的一些股民“用脚买股票”的故事,重新思考价值投资的意义。“这些股民当时也面临信息不畅的问题,也很难看到财务报表,但他们会对股市实地考察。有一个投资者想买锦江股份,晚上就去黄浦江边,隔着江看看有多少间房间亮着灯来判断入住率。”他举例。

“很多股民都说偶像是巴菲特,但是大家都是羡慕他的收益,但没看到巴菲特不会轻易买自己不了解的股票。他看不懂公司,就没有办法把握公司的风险。”老林说,“2015年出现了很多‘股王’,像全通教育、安硕信息、乐视等公司股价冲上了天,但牛市结束,原形毕露。另外有些公司还出现了披露造假等问题,这些都深深伤害了散户。”

“现在都说股市进入了‘严监管’时代,整个市场都发生深刻变化”,老林开始追求价值投资。他开始积极参与手中股票的股东大会,去听听管理层的经营计划;也会在买股票之前先研究公司财务、业务情况,甚至实地探访企业。

“股神”巴菲特

小飞也提到,由于工作关系,经常会参加一些上市公司的股东大会。以往很少见到会有机构外的人参加,但是现在多了很多中小投资者的参与。“业绩季,一些散户很多都是拖着一个行李箱,全国各地跑到自己感兴趣的公司旁听股东大会,有时候所提问题的专业性,也能得到公司管理层称赞。”

今年,科创板开通,老林也申请成为合格投资者,他很淡定,“科创板一开应该会很热,但是我打算再看稳一点,要更多地了解一点。看不懂的公司,我不会考虑。”

而对于近年来因外资“爆买”而股价暴涨的股票,老何也非常冷静。“炒股不能跟风,一定要有自己的判断。其他人买得好的,我们自己不一定能拿住。”

实际上,像老林这样的投资者并不孤单。根据2017年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在首届“中小投资者服务论坛”开幕式上的讲话,新入市投资者呈年轻化趋势,知识水平提高,权利意识增强;从投资者行为看,价值投资理念逐步形成,但非理性投资行为仍然不容忽视。

对此,监管层也十分重视。小飞记得,科创板推出并试行注册制的消息一出,上交所准备了一系列图文并茂、非常详尽的投资者教育信息。而在沪深交易所,投资者教育都在官网上显眼的位置。券商也会及时就市场热点推送相关教育信息。

早在2011年,证监会就成立了投资者保护局,3年之后,还成立了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这家专门为中小投资者服务的公益性机构。

阎庆民在上述演讲里也提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公布的关于中国“金融部门评估规划”评估报告认为,中国证监会基于中小投资者众多的实际情况,采取了支持诉讼、持股行权、纠纷化解等诸多具有独创性的措施,投资者保护工作成效显著,值得其他市场借鉴。

就在今年9月11日,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努力建设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署名文章,围绕努力建设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易会满也提到,要持续强化监管执法和投资者合法权益保护。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 >>
猜你喜欢
丝里伯拟发行500万新股 发行对象以债权认购
中国财富网 5034人点击
越南“国字号”乳制品进军中国市场
红网 2327人点击
生意社:9月19日国内苯酐市场价格持续上涨
生意社 09-22 06:49:20 2490人点击
海南“去房地产”17个月后:商品房销售额降低50%
华夏时报 3423人点击
做空多国货币、被骂金融流氓,索罗斯如何从难民变身顶级金融家的
史料不辑 6009人点击
热门推荐
“吴文化第一山”在哪?来这个文化旅游节看看就明白了
文汇网 6760人点击
农家门前来了“不速之客”,村里老者称要尽快铲除
动物猎奇 2016人点击
特朗普:我可以在1分钟内打击伊朗15处大设施,但我不着急
都市扒哥 9262人点击
红楼梦:拼爹拼娘很重要,但活得出彩还得靠自己
妖舞飞杨 09-22 07:58:03 4570人点击
当代艺术欣赏:意境清新 画风淡雅的国画作品
未被遗忘的历史 6825人点击
返回头条首页 极速头条的内容都由自媒体作者提供,如有侵权联系15993596@qq.com;我们将会最短的时间配合删除。 Copyright 2013-2017 788v.com. All Rights Reserved